番茄咖喱。

一只APH的小迷妹

「APH/米英」【偏执狂】

林譎x:

精神科医生阿米x患精神紧张症的阿英
阿英为阿米前男友设定×
……………………………………………


  “他是个疯子,他一直在盯着我。”亚瑟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在他身旁的马修也只是轻拍他的背部以此示意让他放松。


  “阿尔弗雷德他是个疯子!你们赶紧把他抓住!”亚瑟用力的拍了桌子然后气呼呼地走掉了。原本坐在他对面的警官弗朗西斯还是一脸的迷茫。


  【这人脑子大概是有毛病?】这么想着然后看了看亚瑟走出去的方向想到亚瑟失常的动作和过度紧张的精神,“算了,我去看看吧。”


【chapter1】


  据弗朗西斯的调查,他发现阿尔弗雷德不过是亚瑟的前男友以及上任心理及精神医生,他还亲自去拜访过阿尔弗雷德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令人觉得行为可疑的地方,反倒还觉得正常极了,三言两语弗朗西斯就得出了一个阿尔弗雷德是属于乐天派的一个人,两个人在弗朗西斯例行询问完之后交谈地挺融洽。


  “抱歉,今天打扰了。”以这一句话结束话题,弗朗西斯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阿尔弗雷德告别然后离开阿尔弗雷德就职的中心医院,后者则向他礼貌性的挥了挥手,从办公椅上目送前者离开他的办公室。


  弗朗西斯走出医院,边开车回到警局,在这个过程中,亚瑟给他打了不止五次电话。是的,短短几十分钟的路程,通话了五次以上,内容无非也就是:“你把阿尔弗雷德抓了没有?”“你居然还没有抓他?”“你是不是没有负起警察为民服务的责任?”等以上有关这些的话,弗朗西斯对此表示十分的无奈,并且一次又一次的说明及强调“凡事都要讲证据”的重要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弗朗西斯问自己的组员关于阿尔弗雷德是“变态跟踪狂”的看法,毫无疑问众人都觉得可能性不大。弗朗西斯在局里的休息时间直到三分钟后亚瑟的一翻电话:


“嘿你到底有没有给我查清楚,去查阿尔弗雷德的底细啊给我查的一清二楚啊,阿尔弗雷德是个疯子!疯子你知道吗,就是……”


  “先生你冷静冷静,”弗朗西斯打断了亚瑟准备的长篇大论“这件案子我们一直都有在跟进,但是麻烦你给我们多一些耐心……”电话的另一头无声了几秒之后传来“嗯”的一小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的天哪,】弗朗西斯倒在他的椅子上,然后对自己隔壁桌的组员说,“加迪丝你再陪我去阿尔弗雷德那里一趟吧,不然哥哥我觉得我会被投诉不认真工作了。”


  “yes,sir。”女士说了一声,备好纸笔放进文件袋之后去到地下停车库乘上弗朗西斯的车去向中心医院。


  “哦你居然又来了?据我所计算你好像才离开这里不到三个钟。”阿尔弗雷德的话语带着明显的惊诧,“好吧好吧,大警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我以为你刚刚已经问完了。”


  “你以为我想来哦,还不是因为工作……顺便看看我还有没有疏漏的问题没问。”弗朗西斯抓过两把椅子,给了一把给身旁的加迪丝,自己坐在另一把上。等加迪丝从文件袋中拿出纸笔弗朗西斯便开始问话,“好了,请再说一遍你跟亚瑟·柯克兰先生是什么关系。”
 
阿尔弗雷德双肘撑着桌面,用手抵着下巴:“亚瑟是我的前男友啊,我们在前一个月还同居在一起……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前不久突然发疯,还老说我把克里斯汀杀死了。我真的拿他没办法,所以他要分手,我也随他了。但是谁知道他会去报警,真是……”


  “等等。克里斯汀是谁?”弗朗西斯皱着眉头询问阿尔弗雷德。


  “亚瑟大学时玩的挺好的女同学,平常也玩的挺好。”阿尔弗雷德耸耸肩膀,“他跟我说她被我杀死了,怎么可能?我都和她不熟。你说对吧?弗朗西斯。”


  “... ...”弗朗西斯没有回答,然后看向一旁的加迪丝。
 
  加迪丝合上笔记本,然后站立,“走吧,长官。”


  去看看克里斯汀是谁。





————————————————————————
开学前的一更qnq
下次更新就是中考后啦ouo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新春快乐
好久没动手感觉有点点生疏
这个故事umm
构思了一个学期但是只码了开头
更新什么的还是留到中考后吧☆

「APH/米英」【最后一位客人】店员米x客人英

这篇超甜_(3」∠)_

林譎x:

  这几天持续高温,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拒绝美味又凉爽的冰激凌的不是吗?


  亚瑟挎着包排着队等待着冰激凌,但是他前方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偶尔还有人要那么四五个,等待的时间很长,所以亚瑟非常庆幸这家冰激凌店装有空调。


  “早知道就来早一点了,”亚瑟看了看表,“人好多啊……”也不能怪亚瑟来得太晚,毕竟他准备下班的时候被自己的同事叫去帮忙,导致现在太阳快落山了他还在排队。


  “啊最后一位客人你好,请问要什么口味呢!”柜台后的服务员的声音元气满满,亚瑟看着他的眼睛仿佛感觉他的眼睛里要跳出星星来。


  亚瑟低下头看了看冰柜里的雪糕,然后指了指纯白的香草味雪糕,“这个。”


  “好的!”服务员麻利地拿出挖雪糕的勺子,亚瑟看着他制服上的名牌:阿尔弗雷德·F·琼斯。


  “啧我怎么会去看他的名字啊……”这么想着,亚瑟红着脸侧过头。


  “很抱歉,”阿尔弗雷德这么说,“没有装雪糕的容器了诶,嗯...因为你是最后一位客人啊。”


  亚瑟看起来有些纠结,毕竟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伍,怎么甘心没有吃到冰激凌就走了呢?


  “嗯,不过还有一个办法。”阿尔弗雷德挖了一勺冰激凌,然后俯下身子。


    亚瑟抬起头,口中突然传来冰凉的口感以及香草的香甜味。


  “冰激凌有点太甜了不是吗?愿意一起去吃顿晚餐吗先生?”


  亚瑟红着脸点了点头。


—END—


—————————————————————————
因为太久没码文好像有些生疏了
【其实也没多久好吗】
嗯于是趴着掏出手机看了看
这个脑洞是暑假的时候的就想趁现在码出来
趴】于是要滚去学习了

「APH/米英」【最后一位客人】店员米x客人英

林譎x:

  这几天持续高温,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拒绝美味又凉爽的冰激凌的不是吗?


  亚瑟挎着包排着队等待着冰激凌,但是他前方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偶尔还有人要那么四五个,等待的时间很长,所以亚瑟非常庆幸这家冰激凌店装有空调。


  “早知道就来早一点了,”亚瑟看了看表,“人好多啊……”也不能怪亚瑟来得太晚,毕竟他准备下班的时候被自己的同事叫去帮忙,导致现在太阳快落山了他还在排队。


  “啊最后一位客人你好,请问要什么口味呢!”柜台后的服务员的声音元气满满,亚瑟看着他的眼睛仿佛感觉他的眼睛里要跳出星星来。


  亚瑟低下头看了看冰柜里的雪糕,然后指了指纯白的香草味雪糕,“这个。”


  “好的!”服务员麻利地拿出挖雪糕的勺子,亚瑟看着他制服上的名牌:阿尔弗雷德·F·琼斯。


  “啧我怎么会去看他的名字啊……”这么想着,亚瑟红着脸侧过头。


  “很抱歉,”阿尔弗雷德这么说,“没有装雪糕的容器了诶,嗯...因为你是最后一位客人啊。”


  亚瑟看起来有些纠结,毕竟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伍,怎么甘心没有吃到冰激凌就走了呢?


  “嗯,不过还有一个办法。”阿尔弗雷德挖了一勺冰激凌,然后俯下身子。


    亚瑟抬起头,口中突然传来冰凉的口感以及香草的香甜味。


  “冰激凌有点太甜了不是吗?愿意一起去吃顿晚餐吗先生?”


  亚瑟红着脸点了点头。


—END—


—————————————————————————
因为太久没码文好像有些生疏了
【其实也没多久好吗】
嗯于是趴着掏出手机看了看
这个脑洞是暑假的时候的就想趁现在码出来
趴】于是要滚去学习了

【米英百日情话】第十二天?不是很记得了,反正我欠了好几天

智障墨氤咸鱼躺:

-日常严重ooc
-巨短小且不精悍注意
-我也不知道还要说啥总之就这样开始吧———————————————————————————
今日关键句:“你听一下。”

亚瑟和阿尔正推着购物车缓步于货物之间。阿尔蹬着购物车在货架之间滑翔漂移,哈哈哈的狂笑让亚瑟无奈至极。
突然阿尔拉着车在杯具的货架前停下了,他伸手抚向一整排的高脚杯。透明映着弱光的杯体就像是虚化易碎的泡泡一样让阿尔着迷。他是一朵调酒师,热衷于各种弧度优美和精致的酒杯。
他轻缓地取下一本酒杯,用弯曲的指节敲了敲杯口。放在耳边聆听,那是如同寺堂般低沉庄重的嗡鸣声。转瞬即逝的脆响后便是那比碰撞更令人惊讶的共鸣,杯口与杯身之间不断振动,音的妙曼便在这其中回荡。
“亚瑟你过来听一下?”
“诶?不要。”亚瑟从远处慢慢踱过来,脸上满是嫌弃的神情。
“过来听一下嘛。”阿尔可怜巴巴的哀求着亚瑟。他的确想让亚瑟听见这个声音。
“噢,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不情不愿的靠近,阿尔敲响了酒杯。
在左侧杯与音的震动中,亚瑟听到的是来自被温热气息包裹的右耳的话语。
“我爱你。”
在低沉的回声中告白,真狡猾啊,不是吗。
—————————————————————————————
顺带这是昨天闲逛时看见的两个小哥的互动,只不过另外一个小哥打死不去听,还一直在用看zz的语气损那个敲杯子的小哥hhhhhhhh哦,还有就是我要长弧啦!文我不更啦hhhhhhhhhhhh好高兴哦,沉迷作业不可自拔,甚至连文也不想更了。【赶快走吧你像你这样的垃圾谁会管你长不长弧哦】

【米英百日情话】第九天

智障墨氤咸鱼躺:

-日常严重ooc+胡扯=下面那篇不知道什么鬼
-巨短小且不精悍
-拒绝撕逼谈人生
-讲述的大概是一个自私的胆小鬼的故事。
-角色死亡有,书信体格式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
今日关键句:被迷恋的痛苦已使我心中忧郁的迦蓝永远地崩塌了。

阿尔弗雷德不断颤抖的手中正拿着一张从法医手里拿来的信,那是亚瑟·柯克兰的信。

致阿尔弗雷德:
抱歉我没有和你提前说明就走了,你现在一定很着急吧。对我的离去,你不必为此感到悲哀,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一种幼稚又可笑的选择,如同被鬼迷心窍一般。
人的衰老是从眼睛开始的*当我的双眼开始浑浊,视线中只有一片迷雾的时候我是那样的慌乱与恐惧。在屋子里跌跌撞撞,碰碎一切玻璃制品,如同无头的苍蝇般乱转,即使残片刺破脚底让血液流淌涂抹在地板上也毫不在乎。
或许是脚底温热的流逝使我清醒了些许,我心中的慌乱已全被恐惧所占满。害怕这样无用又可怜的我被你厌弃,被你所不耐。当我成为了你的累赘,变成了你的软肋时,我必将会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一个理所应当的结局。
所以你应已明白当初你抱紧我,把我容纳入你的怀抱中,于我耳边低语安慰我“不要怕,我爱你。”时我的心是多么的雀跃且珍惜着这一时刻啊。从那时起我就明白属于我的那座迦蓝寺已完全坍塌,甚至无法再次利用残片重建。
或许是生性懦弱的关系,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详的预感*一边渴求着你对我的爱与关心,一边在夜里辗转反侧暗自担心流泪。真像个神智不清的疯子。我对你的占有欲甚至随着爱意的增长而如狂乱的杂草一般飞速蔓延。我常站在暗处用那双晦明不辨的双眼紧随着你,却又担心着被你发现这样本性的我将会如何。懊悔与不安也随之占满胸膛。
可你啊...可你却对我那么的好。你夜夜在我惊乱的不安中抚慰着我,于清晨梦醒之时在我额上印上一枚轻柔的吻。你处处关照着我,对我述说着那些令我不安的情话。你所爱我的一切都使我浑身颤抖陷入煎熬中。
我太害怕了。害怕失去一切,害怕失去你的爱。毕竟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我无法想象当我被厌弃抛下后那将会是一副怎样血肉横飞的情景。
所以,趁着还没被伤害,我必须得离开。倘若避免大喜大悲,彻骨的悲伤便不会到来*于是我投河了,我自尽了,我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以避免这种单方面的伤害。这就是懦弱又为此不安的我。如果还有来世且你也不厌弃我的话,请你再与我一起好好的生活吧。
16/04/20xx
亚瑟·柯克兰
————————————————————————————————
*衰老是从眼睛开始的:出自雨果的《吕意·布拉斯》这里有双层意思而我取了它的表意,也就是说亚瑟眼睛瞎掉了。
*或许是生性懦弱的关系.....不祥的预感:出自三岛由纪夫的句子
*毕竟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被幸福所伤:出自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倘若避免大悲大喜.....不会到来:出自查尔·科娄的一首诗。
其实负能爆炸的我今天被人间失格洗脑了,忧郁的迦蓝也好,被迷恋的痛苦也好,都是来自《人间失格》中的句子,不过借鉴了那么多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说我抄袭2333333顺带一提结尾处的日期用的是英语中的排序【躺】

【米英百日情话】第五天(?我记得是第五天吧

凳砸:

-日常咸鱼和严重ooc
-感情戏来得太突然,烂经过和开头,各种地方牵强。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

今日关键句:“我说你就信啊,笨蛋。”
“因为是你说的啊。”

指尖轻轻推开木窗,划过于树边的空气,已稍微感到些秋凉了。
少年模样的阿尔转过头去望向躺在病床上的亚瑟。深陷于病魔中的他满脸消瘦,唯有那一双绿眸中的笑意还未被抹去。他看着阿尔稚气的脸说道:“昨晚医生来查房时和我说病情有好转,所以我猜大概很快就可以出院啦。”
阿尔听了这话之后脸上马上就绽开了笑容,宛如秋凉中的一片光暖。“真的吗亚瑟!”
“当然啊,这样你也可以安心念书了吧,还不用来医院那么多次。”亚瑟轻轻的声音里满是喜悦,大概是在为阿尔和自己感到高兴。
“不行亚瑟,我要常来医院才行,这样我才能看见你在我面前一点一点的好起来。然后等你完全康复后我们就一起去玩,我们可以去游乐场坐过山车,我们也可以一起去打气枪!我和你讲!我气枪可厉害啦,上次我和同学去玩...”少年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而床上的人儿也静静地听着,为他们的未来所虚构着漂亮的谎话——一个根本不可能圆回来的谎话。

忙于事业的阿尔今天竟难得的来看望亚瑟了。床上的人儿更消瘦了,他勉强地睁开双眼,却也仅限于两条微缝,像是窄窄的峡谷裂开在大地上一样。他用着虚弱的声调和阿尔说话:“阿尔早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我最近老感觉身体好多了。所以你别太担心。”声调里满满的都是虚弱和安抚。
阿尔感觉好气又好笑,现在重病的人又不是他,为什么需要安抚。但他还是选择了听信亚瑟“好多了”这种话。他对着亚瑟轻笑:“好啊,那等你好了我们就去环游世界啊。不过不知道到时候变成老头子的你还走不走的动。”善意的打趣轻而易举的惹恼了亚瑟。
“你说谁是老头子,你才老头子呢。我敢保证不出三年我就能离开啦。”亚瑟扁扁嘴想要去揉阿尔的头发却够不着,无奈之下阿尔只得笑着把头凑了过去。一时间病房里静悄悄的,只剩各人的思绪漂浮于房顶之下。

这是阿尔最后一次来看亚瑟了。紧闭着双眼的他正艰难地躺在床上呼吸,呼吸机的面罩遮盖了大半张脸,只剩下额上柔软的金发和被黑眼圈包围的双眼。
阿尔轻轻唤了声亚瑟,回应的却只是长久沉默后的转头。他拉出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你知道你快要拔呼吸机了吧,也就是说你要死了。”接着他就沉默了,双手紧扭在一起,关节处的发白看着实在骇人,仿佛不把伤痛发泄在手上直到它们都断裂了就不罢休。眼泪就滴滴答答的落在了手背上,阿尔使劲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红透的眼眶和鼻头的不适让他想要张大嘴狠狠地喘气和嘶吼哭泣。深喉中的呜咽声不断随着唇上的鲜血流出,他的双手又揪紧了一头金发,不断在上面蹂躏拽泄,即使满头发丝被连根拔起带着满头的伤痕累累也不够心中疼痛。
他强压下抽泣用颤抖和沙哑的声线和亚瑟说话:“你知道你离开的话我有多伤心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停一停等等我呢。你以前说的康复呢?我们约定好的游乐场和旅行呢?每次和我对话的笑靨如花都是装出来的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事实,你就这么扼杀了我的担忧难道会使我最后不哭得撕心裂肺吗,你为什么要说谎啊!你为什么要离开啊!”
亚瑟的睫毛动了动,终于说出一句话“我说你就信啊...笨蛋。”
“是啊是啊,我真是笨蛋,因为是你说的所以我就信了,明知道它是个谎言。”

【米英百日情话】第三天

凳砸:

-咸鱼日常的严重ooc以及烂尾
-拒绝撕逼哦
-巨短小注意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
————————————————————————————————————————————————————
今日关键句:把最好的留给你。

当亚瑟用重重的门板把炎夏的热浪隔在外面时已是大汗淋漓。冰鲜牛奶的凉水顺着便利店的胶袋滑下把地板弄得湿哒哒的。
屋内一片昏暗,风扇正站在木桌上突突突地转着头,以微弱的凉风搅乱这一室无人的闷热。
阿尔人呢?亚瑟把袋子放上桌却碰到了一个略大的阻碍物——被挖得惨不忍睹的西瓜。边缘果肉和汁水的一片凌乱像是被一个胡闹的小孩子使劲捣烂似的。
啧,这小鬼,也不收拾一下。亚瑟摇摇头就要弯下腰把西瓜拿去扔掉,却发现那一片汁水模糊的正中间有一个高高的突出。像是强迫症筑成的完美圆柱形正是那最甜美的部位。
亚瑟愣了愣,拿起一边的勺子吃了起来。在一片清甜的果肉中他小小声的抱怨着什么,像是要用此来掩饰自己的喜悦一般。却没看见不远处在房间门后露出的金色脑袋正笑的一脸灿烂并用用唇语说着什么。
“把最好的留给你,因为我爱你。”
———————————————————————————————————————————————————————亚瑟的抱怨:“真...真是的,这个小鬼,吃东西又不好好吃,还要我来给他收拾残局。才没有觉得西瓜中间的部位最好吃呢。”

【米英百日情话】第二天

林譎x:

今日关键句:
我渴求他的温度,就像吸了毒品犯了毒瘾的人一样。
好啊我给你,那么就请你沉醉其中上瘾吧。


那么,正文开始:
——————————————————————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


  独自看着夜晚的街景,我喜欢自己一个人。


  夜晚冰冷的让我没有感觉到世界有温度这么一说,虽说也并不在意。


  奥利弗告诉我,我叫亚瑟·柯克兰,我是一个理应待在冰窟的人,我应该溺毙在海里。奥利弗说,我只能一个人,于是他离开了我。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看着雨天的街景。


  一滴滴的雨击落在浑身的每一处,我喜欢它们。


  我想让全世界每一天都在下雨,我讨厌制造出雨伞的人。


  来来往往的人群从我身旁穿过,没有人会因为中间蹲低了一个人而驻足问候,反之,他们可能会直接踩过你离去而丝毫不觉得愧疚。


  我喜欢看着他们因为被雨淋到而惊慌失措满街大跑去寻找屋檐避雨,那一种表情太美妙了不是吗。


  ……嗯?


  居然停雨了?


  我抬头一看,只见到一把伞挡在我的上空,哦,还有一个人。


  “你没事吧?被雨淋湿可不好哦,你家在哪,hero我送你回去吧!”他俯下腰,然后骨感的一只大手抓住我的手腕,想要将我提起。


  好烫……要挣脱开……


  我用猛的一甩手挣脱开他的钳制,他居然还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你走开,我不需要。”说罢,我居然第一次提早离开了这个位置,站起身就往另一边走。


  “好烫……”我看着自己的右手,然后将刚刚接触过他的食指贴在脸上,“好烫……但是,好像又并没有那么烫,那个词应该怎么说来着?嗯……算了,我不能再见到他,他太烫了。”


  我走回到不远处的桥底,然后掏出钥匙,进入到自己的世界。


  那是一群乌烟瘴气的人。由于我在刚来的那几天已经揍过他们,他们也只是冷冷看我一眼然后继续去骰去玩扑克然后灌下一大杯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啤酒。


  真是恶心。这么想着,我回到自己的沙发上,掏出一盒烟,将里面最后的一支拿出来,掏出裤袋的打火机点燃,然后将被雨水浸湿的烟盒随意扔在地上。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那一群人中的矮胖子这么说。


  翌日,我早早的起来,看看凌乱不堪的桌面,然后习惯性的将手伸进一袋,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哦,昨天用完了啊。”抽出手,然后向外面走去,果然我还是不习惯乌烟瘴气的这里呢。我仰起头,看看天上的阴暗,然后低下头轻轻一笑。


  今天会下雨啊。


  没走多久,一个人猛的撞向我的肩膀,“没长眼睛吗垃圾?”我先是怒骂一声然后抬起头,看向那个停下来的人。


  【诶?等等,这是……】我看向他的眼睛,不自觉的伸出手,然后碰到他的手背,“嘶……好烫。”我看了他一眼,然后飞快的走向远处,估计他已经回去赶路了吧,一大早遇到他真是不幸。我看了看有些泛红的右手,啧真是糟糕啊。


  即便时间在我眼里消逝的漫长,但是现在也已经是夜晚,并且是我最喜欢的雨夜。我找到我惯例喜欢歇息的地方蹲在那里,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些雨的冰,雨的奏乐。总而言之,我非常喜欢雨。


  “你好?”这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尔弗雷德,还有你这样子不会生病吗?在这种天气很容易生病的。”啧怎么又是他,真是倒霉透了。


  我没有搭理他,他举着伞蹲在我的旁边,“我送你回去吧。”他站起身子,然后俯下身子想拉我起来。


  真是糟糕透了。


  我猛的站起然后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嘿我在这里关你什么事情?请你不要这么多事好吗谢谢合作,现在你爱怎样怎样,我现在换个地方也请你不要再烦我了可以吗?”好吧我不应该站起来的,这样显得我比他矮太多,还有我更加讨厌他的眼睛,蓝的太清澈太纯净,像是晴空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里住着星星。
 
  真该死。


  奥利弗说不能靠近太纯净的东西。


  我转过身子就要离开,他抓住我的手腕,该死的那太烫了,“你放手!嘶……”


  【发生了……什么?】我看着灰暗暗的地面,【好烫……】


  他环住我然后将他自己整个人都贴在我的后背,火辣辣的温度从我后背传向全身,“烫……你,你放开……”


  他没有回答我,他的脸埋在我的颈窝,我努力挣扎,但是时间越长,他环得越紧。


  “不要这样……”在我受到高温的煎熬时他闷闷的说了一句,“你不该这样。”


  那我应该怎么样?这个一句话这个理由真是可笑。


  “你不应该待在冰窟。”可我属于冰窟。我住在冰窟,并且我也没打算出去。


  “你应该感受到温暖。”


  大脑当机一般,一股电流极速闪过。


  “温……暖?”我眼中的这个世界开始模糊。


  “温暖,是什么……”这个世界开始晕上色彩,街道的灯,路人的手机亮度,烟瘾者的打火机,一切都变亮了。


  我反抱住他,然后紧紧的让他更贴近我。


  【你不能感受温暖,因为你会沉迷你会上瘾。】奥利弗这么跟我说。


  “但是我渴求他的温度,就像吸了毒品犯了毒瘾的人一样。”我闭上眼睛,感受着温度从灸热变得温暖。


  阿尔弗雷德的手环住我整个人,他笑道,“好啊我给你,那么就请你沉醉其中上瘾吧。


  这个世界是彩色的。


  奥利弗是我编造的。


  我渴望温暖。


  我上瘾了。


  纵容者是我的颜料我的太阳


  ——阿尔弗雷德。


—END—
——————————————————————————
啊x要可爱的凳砸小姐合作了呢_(:3」∠)_
两个人一共要写一百篇唔
格式就按凳砸小姐的第一天这么来吧
我能坚持下来吗////不管怎样我都会努力了的
这一篇文我在脑子里过了不下十次
但是每次要动手打出来
还是会感觉自己在跑偏大纲xxx
嗯...最后希望跟凳砸小姐合作愉快啦☆

「APH/米英」【一场盗窃案】警察米x一脸茫然的英【bushi

阿白:

林譎x:




  “先生,请下车,”穿着制服的阿尔弗雷德向车子里的亚瑟说。




  “嘿阿尔,怎么了?”坐在车里的亚瑟不明白为什么自家恋人让自己下车,“发生了什么吗?”




  阿尔弗雷德拉开车门,“是的先生,请您下车。”




  “阿尔,你是认真的?”亚瑟不解的问道,看到阿尔弗雷德的点头之后,亚瑟下了车。




  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来到车尾箱,“柯克兰先生,我怀疑你涉嫌了一场长达两个月的盗窃案。”




  “嘿,我明明什么都没干,你知道的!”亚瑟盯住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那你说,我偷了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伸手按下车尾箱的开启键,随即单膝跪下,“……你偷走了我的心。亲爱的柯克兰先生,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合法伴侣吗?”




  亚瑟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满满一车厢的红玫瑰,以及阿尔弗雷德单膝跪地的认真严肃状。“亲爱的警官先生,你是不是还欠了些什么?”




  单膝跪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45°扬起嘴角一笑,然后从衣袋掏出戒指,




  “Will you marry me?My dear Mr. Kirk.”




  “Yes,I will.”




—END—
————————————————————————
梗有参考☆取自于很早以前看到的一张动图
然后百日情话系列真的欢迎各位去轰炸一下凳砸【bushi
然后自己yy了一下穿制服的琼总
【瘫】no more me
戳进来的人会不会以为这是一篇警匪呢?
但是并不是_(:x」∠)_


【米英百日情话】第十三篇

林譎x:

百日情书·今日关键句:
Would you tell your secrets to the sea?
「你愿意把心里话告诉大海吗?」


结尾一共有三个番外【躺】
自我感觉已经是大粗长了【瘫】
然而我的自我感觉一点都不良好X


正文开始♤
—————————————————————————


  亚瑟·柯克兰喜欢他的室友阿尔弗雷德。是的,他就是一个同性恋。


  “我不敢告诉他,”亚瑟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么说,“我怕他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他会狠狠地把我推开。”


  亚瑟在假期跟阿尔弗雷德去到了巴伊亚本田海滩*,即便阿尔弗雷德极力邀请,但是亚瑟总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肯下海。


  “嘿亚蒂!”阿尔扛着冲浪板朝沙滩上的亚瑟招着手,“真的不下来玩吗!”


  亚瑟卧在躺椅上,用一只手微微抬高墨镜,对那一边的阿尔说,“你去吧。”所以说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呢。亚瑟这么想着,又继续看起了手中的书本。


  在沙滩上吃着西瓜喝着橙汁撑着阳伞,便很快日暮西山,阿尔弗雷德回到亚瑟旁边,躺在另一张躺椅上。


  太阳下落的快,当天黑起来时满天繁星却又让夜幕发亮。


  “阿尔,我们回去吧,很晚了。”亚瑟将书本塞回包里,但是书本一脱离手指,自己却被阿尔弗雷德扛了起来,“嘿阿尔你要干什么!”


  阿尔只是笑笑,然后扛着亚瑟走进海里。


  “嘿阿尔放下我!”亚瑟轻轻捶打着阿尔的后背却又不敢太大力,“衣服湿掉了啊笨蛋!”


  “有什么关系嘛!”阿尔弗雷德很快就把亚瑟带到较为深处的地方,海水没过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亚瑟紧紧搂着阿尔弗雷德的脖子不放。


  “阿,阿尔,你快带我回去啊……”海水浸湿亚瑟的衣领,“你听我说啊……”


  “亚瑟,你最近有心事对吧?”阿尔突然停了下来,“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的话,那么你愿意告诉大海吗?”


  亚瑟先是不解的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深呼吸一口吧!”“等等!”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看着亚瑟,“我不想告诉大海……”亚瑟小声地说,“我想告诉你,阿尔弗雷德,”


  “我喜欢你。”


  一时间,四周陷入沉寂,除了还有海浪翻腾的声音,还有亚瑟的心跳声。


  ‘把我丢进海里溺死吧,’亚瑟这么想,‘反正你也不会再跟我待在一起的……’


  噗通一声,阿尔弗雷德松开亚瑟的手,亚瑟完完全全的整个人浸在海中,海水没过他的头发。


  ‘大海,我告诉你一个心里话吧,’亚瑟闭紧眼睛,‘其实还没有人知道我不会游泳呢。’


   唇上突然传来触感,亚瑟不顾海水进入眼睛的风险,想睁开眼。就在这时,阿尔弗雷德将他拉了起来,


  “呐亚蒂,hero我也想告诉你一个秘密,”阿尔弗雷德双手捧着亚瑟的脸,“我喜欢你。”


正文完♤


————————小剧场———————————

“亚蒂你不会游泳吗?nahahahaha要不要伟大的hero我来教你啊?”


“走开啦笨蛋!”
—————————————————————————

  阿尔弗雷德拖着一个泳圈走了过来,“嘿亚蒂,我们一起去出海游泳吧!”


“啊啊啊你走开别靠近我!”


  于是阿尔弗雷德直接靠蛮力将亚瑟带了出去顺便将泳圈套在了他的身上。


“亚蒂听听吧,大海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示意亚瑟将头枕在泳圈上。


  亚瑟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将耳朵贴在泳圈上。


  “我喜欢你。”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嘴巴贴近泳圈。


  “……笨蛋。”于是亚瑟觉得自己脸热的毫不争气,但是下一秒就被身边的恋人抱起接吻。


———————阿尔弗雷德的话————————


  我不知道亚瑟为什么死活不肯下海,但是我看到他经常看向我并且面露不喜之情,我就知道他有什么事情。


  前几天在酒店,他也没有告诉我,难道hero我就真的不能博得他的信任吗?


  于是在今天,我把他带到海中,我见到他面对大海的恐惧抓得我越来越紧。


  我对他说,不要太紧张,放轻松,深呼吸,然后把自己的身心交给大海,把秘密告诉大海吧。


  但是我意外的收获到了他对我的表白,低下头我看见他通红的脸想捉弄他一下,于是放开他抓住我的手让他浸入海中。


  但是他没有一点挣扎,紧闭着眼睛就这么慢慢倒在水中,这时我才知道他不会游泳。


  我喜欢他,于是我低下头去亲吻他,然后将他拉高,看着他的脸。


  我怎么能让他等我这么久呢?我可是hero啊。


  于是我对着他说,我喜欢你。


—END—
————————————————————————


*巴伊亚本田海滩是美国最有名的海滩之一,每年夏季,大量的游客都会去那里度假。这就是俗称的白色沙质海滩,它位于佛罗里达半岛的南侧。


【瘫】因为跑去深圳玫瑰海岸这边旅游
加上之前凳砸告诉我亚瑟不会游泳
于是就想写游泳表白梗
果然一开始还是想写溺亡梗的x
但还是写成甜文了_(:3」∠)_
至于泳圈那个是因为早上去游泳
然后把头枕在泳圈上就听到了海水击到泳圈的声音
觉得特别好听
就这么写下来了☆


感觉阿尔的话其实跟正文的字数差不多【咸鱼躺】